写于 2016-06-01 13:19:42| 百胜乐送38元体验金| 基金

有一种子女不是肉质的,而是纸质的,叫书

已经有了130种纸质的子女的我,再添3名纸质子女,当然已经不太稀罕,但说一点欢喜都没有,也不太合乎事实,毕竟无论优质劣质,都属于自己亲生的子女

因此还是有一种淡淡的欢喜涌上心头

3个子女,一个叫《飘浮在风中的记忆》(散文集),一个叫《蒲公英之眸》(小小说集),一个叫《老爸的神秘地下室》(儿童故事)

久不在香港出书 2013年中出过书,到现在已经整整两年没出香港版的书了,在我已经算比较久了,以前每年平均都会出版一两本

当然这两年,中国的北京、江苏、四川、河南为我出过好几本小小说集,如《转角照相馆》、《雪夜翻墙说爱你》等,不论怎么说,两年,在香港,是我最久没出书的时间了

写得多,散文集只能从4到5篇挑选一篇,就有六十几篇,小小说集几乎都收进书了,得52篇

这其实也反映出小小说于我来说,写作的难度,远远大过散文、杂文和小品文

《飘浮风中的记忆》收了我偏爱的散文,也收了与东区华文文坛有关的人物篇章

例如记叙文坛前辈李金昌、王能言、吴秀吟和洪仲鋐的〈文学三四一〉、〈开森的特色书房〉、〈开森家制白斩鸡〉、〈叶竹那座美丽的桥〉等

一方面,这两年《千岛日报》发表我文章颇密,是与东区文友从生疏到熟悉的两年,我应该感恩;另一方面,我也尽量挑选我认为为满意的篇章,算是对读者一种比较认真的交代

至于评论味道比较浓的,对博友文章的评论,以后有机会才收进我的评论集里

求人写序不敢催 书有序跋

以往我的书至多让瑞芬帮忙写简短的文字作序,她熟悉我;不太敢请别人来写,万一对方忙中答应,无限期拖下去,影响出版时间那就惨了

催不是,不催也不是! 但小小说集好办,专家学者刘海涛是研究小小说的,写序非他莫属;散文集这次遇到瑞芬大忙,我重读以前福建漳州思梅老师写的〈只有美好的人才会相爱〉觉得精彩,瑞芬也说,“思梅老师接触那么短,就把我们写得那么准确生动不容易”,就作为序言;山东枣庄许秀杰老师的评论〈笔墨豪情中华魂〉,也有助读者对我散文的了解,就作为附录之一

还有一篇附录是徐织写的,即〈这份宁静致远来自香港〉

3位老师现成的文字加起来共过万字,为我的散文集生色不少! 书出了,没有年轻时候那种狂喜了,只是,盼望书的内容质量、封面装帧都能比以前悦目,那就心满意足,有如婴儿成长得健康,穿戴又得体一样,父母感到欣慰

《飘浮在风中的记忆》封面背景是书架,满是书,一本书在近处大特写,被风翻动着:《蒲公英之眸》封面是淡淡的绿色,蒲公英漫天飘浮,地平线有屋子和

作者:晋耀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