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于 2016-06-16 08:34:18| 百胜乐送38元体验金| 基金

2010年,我继中学毕业旅行后,第二次到访茨厂街

那时的茨厂街书局林立,大家可根据自己的喜好,前往属意的书局

要是想购买本地出版的作品,可到大将;若想了解宗教信仰,可到白屋、文殊和菩提;若对香港书籍情有独钟的,可到商务,若喜爱学术研究专书,可到学林;若要看目前畅销书籍,可到大众

站在这个时空回观这些书局,大部分早已不堪经济亏损而结业,其余的仍艰苦地伫立在外籍劳工流动的街市上,以知识喂养附近的学子、爱书人和街坊邻居

我从小爱看书,对书店好感

小时候,家人到购物广场闲逛,我总会拖着妈妈的手,走进大众书局,寻找恐龙故事集(当时电影《侏罗纪公园》很火热)、《小叮当》漫画、或者有关世界50件神秘事件、百大历史奇观等书籍来看

一旦锁定喜爱的书籍,我就会在人来人往中,定格成一座阅读的雕像,直到母亲选了食谱到柜台还了钱,我才被妈妈的呼唤叫醒,依依不舍地离开书中精彩的世界

对于书店,我认为它是一座城市文化的标志,但在我们却难以维持书店的发展,尤其是独立书店的经营

我曾与独立书店的朋友聊天,每次会聆听到读者购买率下降、租金和营运成本提高、书店难以为继的无奈声响

这时,我想起去年在居銮文创节“山城再起风”的“独立书店与出版这行业,无处不风景”讲座

每月买一本养活书店 当时新加坡草根书室负责人林韦地曾说过:“大家每个月只需购买一本不折扣的书,就能养活一间独立书店,假如大家集体响应,书店就会越开越多,阅读风气也会有所提升

” 在茨厂街大众书局,我看着倒数日子的牌子一天天的递减,书店外的招牌照明灯一日日地昏暗,最后牌子翻完了,灯也熄了,书店被时代的洪流淘汰了

我们能做的,就是走进书店,支持一本令人心动的书,保留茨厂街仅存的书店版图

作者:连睁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