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于 2016-08-23 04:28:17| 百胜乐送38元体验金| 基金

陈瑞献画作《圆月上寒山》 看见鸟笼,不见鸟,但闻鸟响激烈,鸟鸣声响仿佛游入观者

亨利·米梭观物(“看见鸟笼”),“发现”的可是看鸟的第15种方式──“没有半只鸟”──“看不见”的观看法

“坐好,使之显现在注意的中点”,其实是一种冥想式的观想方式

早在1973年1月,陈瑞献即在新加坡国家图书馆举行“陈瑞献作品展”,展出26件作品(其中24幅为当年新作)

当时陈瑞献即称他的画作为“冥想画”,画展为“冥想画展”,因为那些画“几乎全部来自内空(inner space)”,画家透过画笔与油彩“把心境擒住”(梁明广语)

陈瑞献自己也说:“我的笔尖指向我脑中的造化,眼前没有半样实物……”

内空心境 这里的“心境”,我认为即“内空性”(interiority)

他的画作《圆月上寒山》中孤峰顶上但见一轮明月

圆月“上”寒山,月向山移,其实乃时间的流动,月之“圆”、山之“寒”乃心境──内空性──的表述,可以诠释为观者从空间性转入时间性的觉知

但是,对画家来说,“圆月上寒山”,眼前无月无山,山月非肉眼所见,“圆”与“寒”也不是当下的感受

“圆月上寒山”是“内空之旅”途中所“见”心景(innerscape)

这里呈现的是“取代了山的位置”的主体的“心眼”(mind-eye);乍看之下,有如栖立树梢的夜枭之眼(1968年,陈瑞献即作纸刻〈夜鸟〉)

此“眼”显现于画中右上端那一撇,在月光之下“放目冷观……临风盘石”,观者如新加坡诗人谢清当年观冥想画展时尝自问:“什么可挂在心内

诚然,月向山移,树影闪幌,时间流过,物来则现,物去则灭,“什么可挂在心内

” 保罗·策兰(Paul Celan)说:“我找到某种东西──像语言般的──非物质,但属世间的、着地的、某种环状,通过南北两极,甚至欣然越过两道回归线(及其修辞譬喻)之后兀自回返:我找到了……子午线(meridian)”

挂在孤峰顶上的“圆月”,正是在内空天南地北走过一周之后的子午圈

1973年底,陈瑞献译亨利·米梭的〈在魔境〉(Au pays de la magie),所揭示的正是这种“内空之视”的观看法:  看见鸟笼,听到翅膀拍动声

你感觉到鸟啄磨擦栏栅发出清楚的声响

鸟呢,没有半只

这些空笼,有一个发出长尾鹦鹉的尖叫,是我有生以来听到的最为激烈的一次

可是,真的没有半只鸟

声音真激烈啊!好似有几十只鸟在笼中

不见鸟,但闻鸟响 看见鸟笼,不见鸟,但闻鸟响激烈,鸟鸣声响仿佛游入观者“边旁……一个水滴形的透明小容器”

亨利·米梭观物(“看见鸟笼”),“发现”的可是看鸟的第15种方式──“没有半只鸟”──“看不见”的观看法

──随笔陈瑞献之二 张锦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