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于 2016-09-04 08:15:20| 百胜乐送38元体验金| 基金

文戈 老伴陪我去看眼科医生

从新加坡裕廊西乘巴士到先驱地铁站转搭地铁,过了4个站,在波那维斯达站转中环线到国大医院的肯特岗站

路途不是很远,但是要转多次站,觉得非常累

这段路已经往返N次,应该閉起眼都能摸到,可是每次转站都觉得混乱

有时是因为不知什么时候又多了一条通道,或又改了人流方向

总还得看标示,才能决定该搭左边或右边的列车

新加坡地铁站近年来人越来越多,刚到此地的时候不是这样的

周末下坡办事,遇上高峰时段才能深刻理解“肩摩踵接”之意

转换站尤为恐怖,列车一进站,乘客蜂涌而出,纷纷冲向对面的列车,或向站中间的电动扶梯奔去,上或下到另一层楼转换列车

在人潮中当沙丁鱼的时候犹如逃难,我就会想,在家多好啊

到医院了

医护人员按例先检验视力和眼压,然后点眼药水让瞳孔张开

医生要观察我的视网膜,一般一滴,或两滴,要让瞳孔张得更开

护士照例问:有没有人陪你来

瞳孔张开后,入眼的光线骤增,开眼如直视日蚀,闭眼则如瞎子

若无人陪伴,就得在医院呆着等视力恢复

乘客顾不了他人 回程时照样搭地铁,来时怎么来,回程也怎么回

哪儿都不想去,只想快点回到家里闭眼休息

抵达转换站月台的时候,远远看到列车已经进站了

眼前强光乱冒,我紧拉老伴的手说,赶不上就等下一趟吧

走在我们前面的是一对年老夫妇,老太太提了个环保袋子,丈夫支着根四爪底的铝合金拐杖,微微颤抖走得非常慢

列车门开了,走在前面的妻子很快就进去了

但是因为还有人陆续出来,老先生被阻住了,他没进入车厢列车门已经关上了

地铁站繁忙时段最是一个物竞天择弱肉强食的所在,无人相让他没办法,怔怔地望着列车移开,妻子在列车里透过玻璃也怔怔回望,列车发动的嗡嗡声把他俩拉开了

我们没赶上列车,却赶上那一幕

走失老人会慌张 老先生拐杖一点一步巍巍颤颤又退到电动扶梯边站着

转换站人潮汹涌,大家都朝自己的方向猛冲,人人心中只有自己没有别人,没人注意到有个老人家与同伴分开了

其实搭地铁被分散的情况是很常见的,通常打一通电话就能够解决

但老先生手上除了拐杖,啥也没有

所有的东西应都在老太太的提袋里吧

我们的列车来了

老先生还在电动扶梯旁鹄候,他神色木然,铝合金四爪拐杖支撑他孱弱的身体

嗯,他行动不便,自然是老太太回来找他

我跟老伴说,如果有一天我也走失了,就在原地等他回来找我

等我到了老先生这个年龄的时候,走失了我会很慌张的

先讲好,不要两人同时去找,免得双方扑空,永远找不着

都不知道他有没有听进耳去

作者:谈梗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