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于 2016-09-06 13:33:04| 百胜乐送38元体验金| 基金

今年3月回马来西亚度假,在人人都在喊叫热吖、热吖的当儿,我去了接近泰国的霹雳州柏隆雨林度假地(Belum Rainforest Resort),享受了5天的清凉空气

柏隆度假旅店在天猛公湖 (Temenggor Lake)的一个岛上

快到达度假旅店几里公路时,我看到路旁竖立了一个“野象过路”的警告路标

这不是乡间小路,而是北马横贯东西的第四号公路上

老外来这里,要看热带雨林的稀世奇珍动植物,其中有长在地面的世界最大奇臭的莱佛士花(Rafflesia arnoldii)

听旅店的职员说,他们偶尔会听到虎啸

来这里的马来西亚人大多是发烧的钓鱼人

他们知道天猛公湖是钓多曼鱼(Toman)的天堂

那些流入湖里的清澈浅水支流有不少的吉罗鱼(kelah)

一般人吃不起的东马贵鱼“忘不了”,和吉罗鱼是同一种鱼

以前我钓鱼总是在真德罗水坝(Chenderoh Dam)以下的霹雳河段

这次是我首次来到真德罗水坝以上的北霹雳河

被我雇佣的马来船夫,用快艇带我去大湖北面水淹没的一条支流

他放慢舷外马达,避开水中的暗礁和树木

他显然对这水域很熟悉

最后他停了下来

示意我可以钓鱼了

我环顾周围,静止的深水是窝藏多曼鱼的水域

在18磅拉力的鱼线上,我绑上一只4英寸长,带有两只三叉钩的假鱼

当我第二次抛向约10米外的靠岸水边,收线拖拉假鱼回来时,一快一慢,把假鱼模拟失群惊慌逃亡的小鱼

一条多曼鱼,以为早餐来了,袭击我的假鱼

鱼线一紧,握竿的手突然感到阻力和沉重,跟着水面激起水花

激战开始

钓后放生 大约5分钟的拉锯战,尘封已久的钓竿和鱼线卷,再次展示了它们的忠诚

这条约3公斤马来西亚最恶霸的猎食鱼,应该庆幸它今天遇到的是钓后放的对手

拍照后,我叫船夫把它放了回去

这次度假穿插的4小时雨林边沿野钓,我重温那将近遗忘了的乐趣

清水大湖,藤树交缠的原始深林,风景虽宜人,但缺乏高山陪衬的壮美

不过清凉幽静的环境,微风拂面,是避暑的好地方

晚上,小时候听惯的唧唧虫声,催我入眠

没想到最后连续两夜,蝉虫来开演唱会,它们并不是像一般树林里听到的独唱“知了、知了”,几百只侵占了房间外露天的走廊,时时发出像汽车防盗器一般的声量

梦中,我又回到旧时故乡树林边的板屋,满屋子都是青绿色的蝉虫

作者:亓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