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于 2016-06-24 12:25:07| 百胜乐送38元体验金| 基金

小黑 虚拟和真实都有模糊的地带,越写越痛快,越看越沉迷

看的人对号入座,写的人带着满足抽身离开

虚拟与真实,差距可以是一条长河那么宽阔

在一个封闭的时代,大多时候真实是那么难以畅所欲言,只好以虚拟取代真实

我喜欢小说写得好像真的,其实并不是真实

我也喜欢将真实的事件写得好似虚拟的境界,其实不然

虚拟和真实都有模糊的地带,越写越痛快,越看越沉迷

尤其是小说里头的主角,既是真人的拷贝,又像作者塑造的人物,既有真实事件的衬托,又有虚拟的故事当背景

看的人对号入座,写的人带着满足抽身离开

不要将小说当真 很多年前写小说《白水黑山》,我模拟真人写了好像真人的抗日英雄杨武

他虽然不是很高大,但是我以他为我舅舅而感觉无上光荣

我当时的朋友说:你原来有一个显赫的家族呀

我微笑以对,为我的伎俩成功感到歉疚

但是我并没有拆穿,因为小说毕竟是小说,具有哄骗读者的最高自由

也许有人痴迷小说,但是阅读的先决条件,还是要请读者不要将小说当真

杨武虽然是我小说中的威武英雄,也是我的小说中的舅舅

但是当我第一笔写下舅舅的名字之时,他并不存在于这个世界

因为比他还要小的妈妈在49年前就离开人间

我的舅舅是在那个渊远的年代,离开了他所热爱的国家马来亚的土地

在我那无知的印象中,他是不应该还存在的

直到有一天有人告诉我,我的舅舅,小说中的杨武,还是生活在广东省的某一个华侨农场的呀

这是真的吗

我计算他的年龄,只是比马哈迪医生多了3岁,实在并不稀奇

马哈迪还可以起诉纳吉,还可以南征北讨,数落纳吉的滥权渎职,怎么我的舅舅不可以存活人间

无论如何,我的妈妈,舅舅的小妹子,在她42岁的英年已经过世了

如果,如果舅舅这妹子还健在,今年不过91岁而已

但是,她在那花样年华已经离世了

出门探望舅舅,我捧住两腮轻轻对妈妈说,我今天是陪你去看舅舅的

你要跟上来呀

我包了一辆私家车子,从深圳直奔南沙区

兜兜转转3个小时,终于见到了94岁的舅舅,还有舅妈,也是94岁!没有拥抱,只有握手

原来我舅舅的手掌是那么细嫩

他没有受过苦吗

真的舅舅没有受过苦

还是往事如烟,何必重提

舅妈说,你妈妈当年常常让你叫我妈妈

啊,舅妈妈,我今年也已经六十好几了

战场在中国大陆 为什么当年愿意被送回来?  舅舅说

1945年日本仔投降以后,抗日军下来维持秩序

一切是那么井井有条

没有一个老百姓不喜欢

舅舅很快成为新民主的中坚分子

但是很快就被逮捕了

舅舅说,当警察到家里找人,他并不害怕,还告诉警察,让我上厕所方便才出门

他被送去居林、双溪大年、亚罗士打、木寇山

最后在马六甲上的船

真是出乎意料

一切都已经成为历史

那些战争,我的舅舅并没有参与

他的战场,反而是在他向往的中国大陆国土上

土地改革运动、三反五反运动、大跃进、四清运动、文化大革命等等

他是如何熬过来

大舅没有说,我看着他,想起杨武

差距太大了

小说的虚拟是必要的

作者:涂山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