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于 2016-06-15 06:16:05| 百胜乐送38元体验金| 基金

我很感激黄士春先生惠赠他的大作《黄士春文集》给我,不知是上天的特别安排,还是我自己的心领神会,一收到此书,在翻阅时,一翻就翻到他的〈父亲节写父亲〉一文

我一口气把该文读完,不禁回忆起我父亲之点滴

趁着2016年父亲节的即将到来,就让我写一些怀念我父亲的文字

据我的父亲生前告诉我,我们的家乡是在中国广东开平市塘口讴村,一个小小的农村

他在家乡只读过3年的私塾,因家贫,在他13岁的那年,就离乡到佛山去做纸扎学徒

挨过几年之后,被“卖猪仔”到南洋来谋生

最初的落脚地是霹雳州的巴力埠,在巴刹里帮忙卖牛肉

后来有了一些经验,就升为买牛隻的买手,到乡下去买牛,宰杀了卖肉

不久,牛肉店的股东们要扩充营业,想要到霹雳州实兆远去开分店,就委派我的父亲和另叫“六叔”的股东,一起到实兆远去打天下,店名为“广成栈”

开业后,遇到1929年世界经济大萧条,失业的人很多,甚至沦为乞丐,死了不少的人,经历了好几年的贫困生涯

在经济大萧条的末期,我的父亲回乡娶妻,带了我的母亲南来

在1936年9月,母亲生下了我,次年又生下了我的大妹

父亲伟大 我还记得父亲说过,在世界经济大萧条的那几年,许多人都面对断炊之苦,甚至是丧失了生命,苦不堪言

在辛亥革命以前,实兆远才开埠不久,全市只有两排的亚答屋,还没有汽车,出入都以牛车和马车为交通工具

过后,慢慢才有人建水泥的店屋

在二战之前,实兆远才逐渐发展起来,成为一个小市镇

1942年年头,日本军阀侵占了南洋群岛,包括了新加坡和马来亚,我的童年就在硝烟弥漫中度过

在日治时期,我的父亲和朋友们,不辞劳苦,坐脚车去整10英里外的三条路沼泽地种植水稻,以求一家能活命

父亲的辛劳和所流的汗水,我没齿不忘

在那个战乱的年代,现在回想起来,我才感到父亲的伟大和他对家庭的关爱

父亲因自己没有受过多少教育,因此他期望我们能接受更高程度的教育

可惜在战前和在战后初期,我们的家境贫寒,再加上重男轻女的观念存在,我的大妹和二妹都只接受过小六的教育

我的4个弟弟之中,只有二弟读到高中三,三弟和四弟只读到初中三

我的幼妹比较幸运,读到高中三,再读师训,成为合格的教师,教至退休为止,还可享受养老金

最幸运的是我,高中三毕业后成为临教,参加高中假期师训班,满以为以教书为生,不料却得到奖学金,被保送到香港读4年的大学,成为某工厂的经理,做到退休,共计22个年头

我的父亲管教儿女很严格,但鲜少鞭打我们,只是口头责骂

他的教训,使我们一生受益匪浅

他在我读初中的时候,曾讥讽我不会写像康有为、梁启超般写的诗词

在他的这种激将法之下,我决心要学写诗词

皇天不负有心人,经过将近60年的摸索,努力和磨练,我在古典诗词的造诣,总算有一点点的成绩,不负父亲对我的期望

遗憾没有让父母回乡 我其实很佩服我的父亲,在没有什么教育程度之下,竟然能够自己一个人来往南洋和乡下之间,竟然可以在人地生疏的异域谋求生活

而且刻苦耐劳,维持一家大小的生存,实在不容易

我今生,有一件事使我感到遗憾的,就是在父亲的晚年,我没有做到让他及母亲回去乡下一行,见见尚存的亲人

这是我对父亲最不孝的地方,迄今回思,仍感十分内疚

我能告慰于父亲的,只有我已栽培我的次男成为市场学硕士,季男成为资讯科技学士,独女成为商学博士

同时,我的长男和四男皆高中毕业,出来社会谋生,生活安定

我也决定在2016年年底前,出版我的《周子善文集》,以告慰父亲在天之灵

作者:周干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