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于 2016-07-06 07:25:13| 百胜乐送38元体验金| 基金

那一年扫墓,我不舍得使用的狼毫毛笔被父亲拿去为祖坟的碑文补漆

那一股被人不问自取的失落和不满,至今仍如漆似墨,沾在我心,散发黯然的光

父亲死了,死亡也向来是不问自取的

然而不问自取也不是没有留下什么,起码事物在被取走以后留下了空洞

起码,还有如漆似墨的剥落,填补了空洞

作者:史荔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