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于 2016-06-07 02:24:08| 百胜乐送38元体验金| 基金

他觉得自己穿着不得体

他一直不安地抚平褶皱的外套

他后悔答应跟女孩去朋友家吃饭

抵达后,男主人领他们入客厅

他寄卖到画廊的画在墙上望着他!原来画是租的,他怒不可懈地致电跟画廊理论

画廊老板不屑道:不然你以为你的画卖得出

作者:史荔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