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于 2016-06-14 01:34:33| 百胜乐送38元体验金| 基金

老屋陷入秋色中,作者坐在右边石阶上

1989

那是我离开家乡的第3年,许多事情都还漂浮着,只有我的离乡背井已成事实

当时并不知道下一步是什么,更不知道无意中捻起的一颗棋子要落在何处

都市的夜景,一贯是耸立的大厦衬着夜空透出点点灯光,或微弱的路灯映着夜归人影

总要有灯

没有灯光的黑夜,在乡下才能遇见

第一次到老柯农场的家,是晚秋时节

一大早从爱城出发,路经马克吐温的家乡哈尼巴,停下来参观大文豪的旧居

再沿着密西西比河南下伊州,一路走走停停

抵家时已过午夜

黑暗中的农场路根本无法辨认,我不知道老柯是如何摸清方向的

谁能不知道回家的路呀

摸索着进了屋,前门竟然没上锁

难道来到了周文王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时代

进了门眼睛还没适应,什么都瞧不见

蹑手蹑脚上了楼,老柯小时候睡过的房间开着门,床边小几上的台灯亮着

暗绿色花草床罩掀开一边,折成尖角,就好像旅馆里侍应生来给旅客翻开了床褥一样

枕头套还有摺痕,是新换的

房里已经开了暖气,从冷嗖嗖的外头踏进房间,顿觉温暖

没有月亮的夜晚 我悄声问,他们都睡了

他说,他们睡得早,爹明天5点就得起床去餵牛

我站在窗前望出去,以为可以看到屋外的景物;可是外头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

黑夜像块墨布没头没脑罩下来,眼里好像粘了一层黑膜,天地糊成一团黑

我没看过如此黑的夜,难道连盏路灯都没有吗

坐望许久,突然很远的天际闪过一道光影,一闪即逝

那电光石火的一瞬间,我却看到,窗外是一望无际的农地,没有建筑也没有树,就是一片地无穷无尽向黑幽幽的天际伸展出去

我问,外头为什么那么暗

他觉得我问得奇怪,这是夜晚啊!乡间的夜晚就是这样的

后来才知道,那晚碰巧没有月亮,又是个阴天,否则我也许会看到满天星斗

也许皎洁的月光会把田地照亮,我甚至可能看到农地上月光反射出来像水池那样的流光

世事无法预测 多年后我常常想到那个秋夜

我站在窗前,心胸激烈波动

那是我离开家乡的第3年,许多事情都还漂浮着,只有我的离乡背井已成事实

当时并不知道下一步是什么,更不知道无意中捻起的一颗棋子要落在何处

但觉日月迢迢如梦似幻,世事原是无法预测或策划的

多年后,二老厌倦了农场生活,卖了住所仓库和农作机械,留下出租的偏远田地应是那晚我的视野无法抵达之处

那个黑夜,就好像星际旅者偶然路过,洒下的一星尘屑,刚好就落在我眼帘里

最近接到消息,婆婆想把出租的农地收回来,她有什么打算谁也不知道

多年前老柯与兄姐日日网聊商议如何保留田地,后来也都淡了

我们的归期已定,许多未定之事继续悬空

忆起那个夜晚,心湖依旧泛起微颤的涟漪

找出照片来看,记忆中的农场,从天空到土地,仍然一片昏黄,老屋陷入秋色中无法自拔,一如我的心情

文戈

作者:喻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