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于 2016-08-25 05:05:31| 百胜乐送38元体验金| 基金

2001年,中国历史博物馆举办饶宗颐个展,过后饶宗颐赠送此巨幅荷花作为馆藏

去年在专栏里写过一篇〈给饶宗颐老先生的信〉,内容提到希望有机会跟饶公做一篇专访

当我的好朋友方黄吉雯替我向饶公的千金清芬女士传达我的意愿后,很快就得到她的回覆,表示可以安排引见

然而这次访问其实已在去年11月进行了

这么令人雀跃的消息,这样重要的访问稿为何延后几个月才刊登呢

主要是当时52周“善缘”专栏的稿还没结束,几十位捐款人通过书画与我结缘,我务必将他们的故事完成,为专栏划上句号,才能专心致志地为饶公的专访动笔

再加上前一阵子为“金狮百盛——水木清华”书法比赛做策划的工作,时间有点耽误了,而此比赛也顺利在4月15日圆满结束

在这段日子里,我不断提醒自己,定要每时每刻地回忆当天的情景,务求将自己的情绪保持在当天的沸腾点,从而在写这篇叙述文时,能让读者感受到我们当时的喜悦

这张照片是作者5人心目中最珍贵的

先在香港会合 约会之前一晚,我和曾木华老师一行5人分别从吉隆坡、北京、深圳到香港会合

大家都担心会因为翌日的访问而紧张到失眠,反正睡不着,不如商讨一下访问的细节

曾老师早前已借出几本他私人珍藏饶公的书画册让我参考,加上平时拜读饶公的书法理论,不能说我没有做功课,但是当老师提醒我先要拟一份草稿,我脑袋突然变成一片空白,怎不令人担心

说实在的,我心中本来就没有具体的题目

出身在香港的我,受的是英国殖民地体制的教育,最遗憾是没有在华文上用心,根基相当薄弱

慨叹已经错过前半生几十年的时间,我希望在有生之年继续钻研中国文字与书画,并下定决心以推广中华文化为终生使命

但是,要在马来西亚华人在全国人口数量比率少于23%之处境下,保育华文与华教,谈何容易

有时候真觉得身心疲惫

每当感到气馁时,总是希望有一位长辈给我指引,好让我坚持下去

以前虽没有机会拜见饶公,但是他毕生为国学付出的一切,建立的丰功伟绩,我早已视他为心中的明灯

这次的访问,就容许我自私一点,感性一点,将学术性的题目暂且拋开,去寻找这盏灯吧! 港大中文系大楼为饶公学术馆前身 香港大学中文系大楼是饶宗颐学术馆的前身,也是这次约见的第一个地方

饶清芬女士特别有心思,先安排我们参观馆内饶公的精品收藏,更提供一些文字资料和口述关于她父亲的事绩,让我们多作参考,其中她提到父亲特别喜欢大型画作

90年代时(接近80高龄),他为了完成多幅18尺的大荷花作品,只好借用香港潮洲会馆的场地,铺在地面上作画

因当时并没聘用司机,她得替老父提着画具和纸,每周风雨不改乘车到会馆去

她强调父亲的毅力与对创作的热情,是我们晚辈应当学习的

正式访问的场地移到一家饶公常去的餐馆

我们怀着更加紧张兴奋的心情,提早到预定的贵宾室恭候

当远望清芬女士搀扶着饶公一步步走近时,我的泪水不禁涌上眼眶,心中有诉不尽的感动

虽不至失礼在人前,我的呼吸却像停顿了好几秒,良久说不出话来

清芬女士说早上她再次拿出我写给她父亲的信,提醒他关于访问的事

难怪老人家对我并不陌生,其实我正为了怎样自我介绍而烦恼…… (上,下星期三续刊)

作者:濮些庋